导航菜单
首页 >  探索发现 >  » 正文

武侠宗师梁羽生在悉尼病逝 梁羽生吧

2005年9月17日晚,梁羽生在广西电视台录制《文心侠骨共婵娟》中秋晚会。

年轻时的梁羽生。

据澳大利亚华文报纸《星岛日报》报道,一代武侠小说大师梁羽生1月22日在悉尼病逝,享年85岁。他被誉为新派武侠小说的开山祖师,是与金庸、古龙并列的武侠宗师。他一生创作了35部武侠作品,代表作有《白发魔女传》《七剑下天山》《萍踪侠影录》等。其中,多部作品被改编成电视剧、电影等。

-身体状况

患病已久头脑清楚

上世纪80年代,梁羽生宣布“封刀”,与早年移民澳大利亚的子女团聚,一直居住在悉尼,处于半隐居状态。这些年,梁羽生的身体一直不太好,2007年在香港参加活动时突然中风,左半边身子瘫痪。他返回澳大利亚在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身体状况趋于稳定,随后进

入悉尼西部一家华人疗养院进行康复疗养。去世前,他一直住在疗养院。电影《少林寺》的导演张鑫炎是梁羽生的生前好友,年纪也和梁羽生差不多。他称,自己虽然不太了解梁羽生去世前的情况,“但我知道他患病卧床已经很久了,不过他头脑还是很清楚。”

-养病期间

读古诗词成必修课

据悉,在疗养院疗养期间,他的家人每天都会前去探望他,一些香港、北京的老朋友也会打电话慰问。当时,背诵唐宋诗词是他生活里的一件重要事情,也是每日必做的功课。好友、书迷去探望,常看到躺在病榻上的他,正在全神贯注地翻看与诗词有关的书籍,而且书的扉页已被翻得残缺。他向朋友们炫耀书中的大部分诗词自己都可以背下来,甚至让朋友随便翻开一页,讲出词牌名,他张口即来。他说,背诵古诗词和阅读这些诗词的不同注本,让他沉浸在一种美的享受之中。

-身后之事

香港或有纪念活动

据悉,梁羽生的家人希望低调处理梁先生的丧事。张鑫炎导演透露,梁羽生在香港文化界有很多好朋友,比如天地图书公司的很多人。“他们应该会举办梁先生的纪念活动,到时通知我的话我会去参加。”

-内地反应

书店节后开辟专架

昨天,得知梁羽生病逝的消息,北京图书大厦、王府井书店等书店纷纷表示将于节后专门开辟梁羽生作品专架,方便读者购买。

昨天,来自北京图书大厦、王府井书店的统计显示,梁羽生的作品是书店里的长销书,销售略逊于金庸作品。广东旅游出版社2001年出版的《梁羽生小说全集》,每家书店平均每月都能卖出四五套,至今还在加印。

同时,多家出版机构表示欲将梁羽生的作品以全集的形式推出。去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梁羽生的散文集《笔花六照》和对联研究《名联观止》,这大概是他留给读者的绝笔。

梁羽生部分小说作品。

-生平

梁羽生原名陈文统,1924年3月22日生于广西蒙山一个书香门第。抗战胜利后,进入广州岭南大学念国际经济,毕业后任香港《大公报》副刊编辑。

开创新派武侠小说

1954年香港武术界太极派和白鹤派两派争执,引发两派掌门对擂比武。陈文统趁势以笔名“梁羽生”在《新晚报》上连载武侠小说《龙虎斗京华》,被公认为是新武侠之始。其同事查良镛紧随其后,取名“金庸”写出《书剑恩仇录》。两人共同扛起了新派武侠小说的大旗,号称“金梁并称,一时瑜亮”。

高度评价同行金庸

梁羽生曾多次表示“开风气也,梁羽生,发扬光大者,金庸。”他认为,金庸善于吸收西方文化,把中国武侠小说推到了一个新高度。他还认为金庸写邪派比写正派成功,而他则擅长写名士风流。“我写邪派,怎么写都不如金庸那么精彩。我是全世界第一个知道金庸比梁羽生写得更好的人,不过现在已经有很多人都知道了。”

-评价

>>关于人

对青年作者特别提携

作家张宝瑞回忆说,梁羽生对青年武侠小说作者特别提携。“1994年,我出版《张宝瑞武侠小说选集》时,找到梁老请他为我写序言。梁老当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要我把作品寄给他看看。没多久,我就收到梁老写的序言。”张宝瑞说,在那篇序言中,梁羽生谈到了对武侠小说的看法,认为当下这个世界侠香渐失。再后来,在梁羽生的鼎力推荐下,香港出版商还将张宝瑞的武侠作品引进出版。“通过这两件事,我认为他是个热心而赤忱的老人。”

性格与金庸迥然有别

梁羽生、金庸被并称为新派武侠小说的重要代表。封笔后的金庸,仍是媒体的焦点,梁羽生则在澳大利亚半隐居起来。对此,文学评论家解玺璋分析认为,这可能是两人性格迥然导致的:“与金庸相比,梁羽生更像一个老派文人,更喜欢清静恬淡地一个人在家呆着看书、思考。”

>>关于作品

受古典诗词影响很深

《今古传奇》杂志社社长长兼总编、著名武侠小说专家冯知明认为,梁羽生的作品受中国传统诗词、小说、历史的影响更深,且自成一家。他笔下的侠士,各个“身无半亩,心怀天下,破读万卷,神交古人”,与金庸、古龙笔下的侠客有很大区别。“在我眼里,他是个永不过气的武侠大师。”

情节弱于金庸与古龙

早年曾创作过多部武侠小说的作家高光认为,梁羽生的文学功底很深,言辞优美,描写生动,文中大量运用诗词,独树一帜,字里行间坚守着一种“正统”文人的姿态。遗憾的是,梁羽生的作品在情节的描写上可能稍逊于金庸、古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