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奇人异事 >  » 正文

地球上的“工业伤疤”:地球上的伤疤

摄影师亨利?费尔携其系列作品“地球上的工业伤疤”在意大利,德国和新加坡等国举行了巡回摄影展。他以自己的镜头控诉工业文明给地球带来的不可修复的环境破坏。该系列作品以艺术家独有的视角,通过对色彩和形态的巧妙捕捉,将人们的矛盾心理推至极端:乍看是绚烂多彩的艺术摄影,可在知晓它们竟是工业废料排放带给地球的极度破坏后,任谁都会有触目惊心之感吧。在意大利哥尔顿一站,亨利?费尔在谈到自己的作品时,显得义愤填膺。他严厉指责还在使用纸巾的人们。他说:“洗过手之后我宁可在裤子上擦干,也不会去用纸巾!” 作为一名环保积极分子,他周游世界,利用航拍,将工厂向自然环境中排放废料的情况记录下来,以视觉震撼揭露工业制造带来的噩梦,唤醒人们的环保意识。

最后的矗立

煤矿开采业争分夺秒地攫取着大地的资源。爆破,挖掘,不惜破坏生态,仅为取其所需。图中瓦砾堆上的小型推土机将松动的沙石推至下方接应的推土机中。而后旁边待命的装载车将沙石卸入附近的河谷中。河谷中的溪流就是这么被填平的。瓦砾堆上矗立着的小树丛,在黄昏暮色下瑟瑟发抖,难逃被连根拔起的命运。

颜料盒

这是燃煤发电厂的废料排放池。燃煤发电所排放的灰烬和烟雾都是有毒物质。另外,高浓度的的砷(即砒霜),杜松醇,铬,铅,硒,硫酸盐,硼等多种污染物也是燃煤发电的排放物。大自然中的有害辐射物,主要来自于燃煤发电厂。

化妆面纸

这是一个造纸厂的水流处理曝气池。该厂主要生产化妆面纸。在活水流向河流之前,该处理池以其特有的微生物分解出水中所含的有机木质纤维。这个曝气过程将会分解掉水流中的水粒子以向处理池当中的微生物提供氧气。

煤泥流

生产制造可为燃料的煤时,矿物煤必须和含有多种化学元素的水流混合加工。这就形成了如图所示波澜壮阔的的煤泥流。工厂通常会建造木质堤坝拦截煤泥流。但通常这些木质堤坝形同虚设。煤泥流夹带着煤和多种有毒化学物质,喷薄而下,汇入河流。

羽毛

这张中羽毛状的泡沫是在铝土废料中形成的。铝金属是从铝土中提炼的。提炼时需要先用腐蚀性化学制品和大功率电流制造出氧化铝,而后电解还原氧化铝以得到铝。这个过程会从液态物质里分解出铝土的固体杂质。该图展示的就是对杂质的排放情况。此外,在制铝过程中所排放出的全氟化碳(CF4 and C2F6)则是温室效应的元凶之一。

永不懈怠的西绪弗斯

西绪弗斯是希腊神话中的一个人物,他因为卓尔不凡的智慧惹恼了众神。作为惩罚,他被判要将一块永远都会在最后一刻滚进山谷的大石头推上山顶。他注定不会成功,将永远重复着这单一反复的动作。该图所示的是一辆在推铲石油焦炭的推土机。石油焦碳是炼油产生的衍生品,可被用作能量资源和碳源。作为能量资源,71%的石油焦碳被用作燃料来生产水泥,石灰,热电联产以及其他工业用途。而作为碳源,它则可被用于生产铝制品和钢铁制品。